2009-08-05

[旅遊]炎夏中的清涼

    自從協助老闆完成他的論文之後,肩上的擔子總是放下了,這幾天的工作也明顯輕鬆不少,只剩下之前蒐集的資料要稍微整理,把不要的垃級給清掉,而自己終於有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。

    利用零碎的時間,整理一下最近半年拍的照片,看到農曆年前陪老闆一家人上合歡山時的照片,頓時暑意全消,和那時山上的冷冽氣候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。但我所在意的是當時只是一時興起的隨拍,稍微整理一下既然發現幾張意境不錯的作品。


這張在構圖時,桌上擺著兩個小雪人,但就在要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,左邊小雪人的人頭竟然掉了,而當時風勢並沒有很大,我猜可能是頭部的重量太大無法支撐而崩落的。因為對焦時是以左邊小雪人的正面為被攝體,也因為突然的插曲,留下這張只剩下半身,而另一小雪人是側面的照片。

這是落鷹山莊庭院裡的池塘,有點好奇零下的氣候竟然還不會結冰,依然保持流動的狀態,好奇的伸手摸一下,那冰冷徹骨的感覺瞬間從指尖傳入你的心臟,不由得屏氣以減緩那股傳導的速度,但剎那間已經直達頭頂了,整個人頓時精神抖擻,疲態全消。

再冷例的天氣,還是有些特殊的植物屹立不搖地綻放著,好似生命體地堅韌,再怎麼惡劣嚴酷的環境,依然頑強地抱持堅定的信念來維持生存。其實,人的生命力講白一點就是那股堅持某種信念傻勁,有的人為了夢想可以拋棄一切,或是為了愛情、家庭,無論如何,都是為了自認為最珍貴或最偉大的事物,雖然在別人眼中,可能是不值一提的渺小事物。

愈往上走,雪勢愈大,到達合歡山莊時,能見度幾乎不超過五公尺,車行的速度簡直可以用龜速來形容,竟然還看見鐵馬騎士牽著他的愛駒謹慎地在雪地中行走,在午後二點多的惡劣氣候中,不由得替他擔心是否能安然下山。光從照片中就看得出來積雪的情況,而那時雪依然滂沱地下著(忘了帶腳架,所以無法用慢速快門拍攝雪勢的猛烈),同行的人幾乎都躲在車上或山莊內避寒,但還是有興奮的遊客不畏風雪。

之所以能安心地在雪地裡玩耍,全靠這兩位令人安心且值得信賴的守護者,遊客來來去去,但他們可是一整天都守在這裡,保護過往人們的安全和交通,今天的車流還不算很多,實在難以想像雪季期間尖峰時間的車流盛況,這些守護者們在車陣中疲於奔命的執勤,剎時心中對這些守護者們激起了崇高的敬意,感謝在這偏遠的地方,依然能享受到令人安心的服務。